為左溝女,你地班男人可以去到幾盡?

為左溝女,你地班男人可以去到幾盡?

By:

星期日, 九月 29th, 2013


在這個聲稱男女平等的世界,男女根本從來沒有平等過,男人仍然被視為承擔者。古時的男人要表現自己有承擔力,就靠勞力,用血用汗去令女人臣服;今時今日的男人要表現出自己的承擔力,就靠財力,用金錢去令女人拜倒。
「只要你有錢,你驚無女人?」這是單身寡佬Mark激勵自己努力向上的的座右銘。Mark今年廿五歲,是個月入約一萬的文員,每月人工準時月底清,雖然很想儲錢,哪怕只是一蚊,但就是一蚊都剩不下來。Mark不嫖不賭,自己每日食兩個菠蘿包當兩餐,其餘的錢通通都花在蘭桂芳。
Mark每星期都要去蘭桂芳「蒲」,他說他喜歡那裏的氣氛、音樂、空氣。當然,特別喜歡的是那裏的女人:性感的衣著配搭惹艷的妝容已經叫他未飲先醉,他最喜歡的,是她們比其他女人來得高傲,能夠把她們得到手,是他滿足潛在體內的雄性征服慾的最佳方法。

為了持續的享受這種征服感帶來的快感,無論打風落雨發燒肚瀉,他都堅持每星期要去蒲。在這個扮作男女平等的世界,這個只有lady’snight而沒有man’s night的世界,一個男人要去蒲再識女人,金錢負擔真的很重,落club入場費起碼幾百,入場之後要和任何一個女人搭訕,至少要請對方飲一杯酒,沒有酒嗎?那不如不要入場。有時對方的朋友站在一旁眼望望,還要請她們飲一杯,才真正能有和她搭訕的機會。Mark當然明白這些規矩,他既然選擇了這個遊戲,當然只能無怨的參與。
每個人的夢想也不一樣,Mark的夢想就是女人,為了得到不同的女人,他不惜每日捱麵包,就是為了每星期的蘭桂芳之夜。Mark的蘭桂芳之夜,起標一千元,有時為了顯霸氣,他會點支又貴自己又不喜歡飲的香檳周圍派,希望從中獵到一個半個女人。
能獵到女人,當然高與,但有時獵不到,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,特別是臨近月尾,只有錢入場沒有錢開房。
「有時候真想變性做女人,落club洗幾百,請飲酒洗幾百,開房洗幾百,開房之後仲要扮gentleman請食早餐,明明有老麥又唔食,偏要食翠華,食翠華又要唔叫餐,死都要散叫,一餐翠華等如幾多個菠蘿包,三餐翠華我就可以落多次club……」Mark每到月尾都會不停的在呻……然後月頭又高高興興的繼續跳舞。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