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衛刺城管判死 夏俊峰:我死也不服 伊能靜:對不起

自衛刺城管判死 夏俊峰:我死也不服 伊能靜:對不起

By:

星期三, 九月 25th, 2013

下午三時五十五分,夏俊峰的遺孀張晶,於微博寫道:「剛接的法院電話通知,夏俊峰以(已)火化,明天9點去領取骨灰,謝謝大家陪伴我。」夏俊峰,就是2009年5月16日,與妻子(即張晶)在馬路上擺攤被城管查處,張晶口供說,當時夏俊峰被城管圍毆,被充公貨物之餘,更帶返審訊。結果在審訊室發生「意外」,夏俊峰疑反抗自衛時,刺死兩名城管。

四年來,妻子張晶不斷為丈夫奔走,但除審訊期間之外,當局一直不讓夫婦倆見面,更遑論讓夏俊峰見見兒子強強。然後,今日凌晨時份,張晶已作好了心理準備;至今早約六時,張晶再於微博寫道:「法院來人了,送達最後一次會見夏俊峰,我瘋了,現在準備走。」無論內地律師、作家、網民,如何發動聯署要求暫緩死刑,但法院置若罔聞。就連夏俊峰臨死前,要求他們為他和家人拍一張照片,那管只是一張單人照,他們都不肯。讓12歲的兒子強強留個紀念也好,但他們說不。張晶不禁問:「為甚麼這麼絕情啊?為甚麼?」

死刑於上午急急進行,下午三時左右,張晶再更新微博,說,夏俊峰已經火化了。大家不禁問,何以有部署殺人的谷開來,卻獲優待,只需坐牢,就可以了。

見最後一面的時候,夏俊峰穿著家人之前送的衣服,外面套著紅馬甲,微笑著看著他們。張晶憶述:「夏俊峰說,我是正當防衛,不是故意殺人,我就是死了,我也不服。」張晶說,夏俊峰沒有在死刑復核書上簽字,因為他要妻子,為他申訴。夏俊峰最後的話是,叮囑妻子要照顧好爸爸媽媽,照顧好孩子。又讓張晶給兒子強強帶話,好好的上學,聽媽媽的話,聽爺爺奶奶的話。

夏俊峰還說,一審時,法庭出示了他的詢問筆錄,其中有一份是預審員強迫他簽的字,不簽就打他。回憶最後一起的時光,張晶說:「我老公從始至終一滴眼淚都沒有掉。」最後夏俊峰被注射執行死刑。

曾經為夏家奔走、甚至將強強畫來想念父親、希望爸爸早日回家的畫作,贊助刊印成500份月曆,送給網民,希望大家留言鼓勵強強。只可惜,這些畫作,如今只能成為強強懷念父親時的對象。因為父親離開前,就連拍一個照,也不可以。

今午十二時半,伊能靜在微博寫道:「強強,堅強地好好活下去。」至近傍晚六時,伊能靜轉貼了一張,強強的畫,畫中爸爸夏俊峰給他當牛牛騎,強強在摘蘋果。那是他們父子倆最快樂的時候。伊能靜沉痛地寫道:「強強,對不起,沒能為你們做甚麼……請原諒我們和這個世界。」

王丹說,「如此明顯的正當防衛被執行死刑,故意謀殺的薄谷開來卻僅僅死緩。果然官家就可以殺人,人民還不能自我防衛。希望夏俊峰的兒子快快長大,跟我們一起結束這個天下最殘暴最無良的政權的統治!」

comments